浅谈藏族末代女土司孔萨·德钦旺姆的生平事迹

摘要:本文通过实地走访调查,查询档案资料等方法了解孔萨女土司的生平事迹,进而研究孔萨土司家族,康巴地区最后一位女土司,被誉为“康巴女中三豪杰”之一的孔萨德钦旺姆;分析了她的生平事迹主要历史功绩以及她的追求自由婚姻的爱情故事。

德钦旺姆(公元1917-1951年)第九代孔萨土司,甘孜县孔萨乡人,第八任土司丹线年其父去世,无子,本应该德钦旺姆承袭,但因年幼,祖母拥金康珠再度出任,直到病逝。1935年,年仅17岁的她正式继任孔萨土司。在甘孜当地老人的回忆中,她是甘孜有名大善人,在饥荒时代,她尽力为甘孜人们施斋,挽救了很多生命。在学者的笔下,她是一位充满传奇的女人,她在各种政治势力中起浮漂浮、命运多舛;她曾是康巴地区最后一位女土司,精明能干,主政有方,被誉为“康巴女中三豪杰”之一;她的一生始终处在历史的风口浪尖上,是一位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大动荡年代中亲身参与了汉藏两地错综复杂历史演变的枢纽人物:她曾是中国领导下最早的建立带有民族自治色彩的红色政权——博巴政府——最年轻的副主席,又是“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行辕”戴季陶与大军阀、西康省省长刘文辉先后认领的“干女儿”。

关于甘孜孔萨土司家族的由来,史书和民间有许多记载和传说,孔萨土司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宋末元初。据甘孜寺的朗扎活佛格桑朗加所著《霍尔各土司和十三寺的形成》一书记载,元世祖忽必烈邀请藏传佛教萨迦派第五代祖师、第一代萨迦法王八思巴·洛珠坚赞去北京讲经,八思巴在途经甘孜地区时,见当地土地肥沃,地域辽阔,但佛教却不昌盛。到京后,即要求元世祖批准在康北建立寺庙,弘扬佛法。忽必烈出于政治上的需要,答应了八思巴的要求,并派自己的儿子霍尔色王偕同八思巴的弟子索·阿尼登巴,同去康北修建寺庙。据说他们临行前,八思巴亲自送给他们一匹驮运法器的白骡子,并嘱咐说这匹白骡子走到什么地方不走了,就应当在那里修建寺庙。后来,这匹白骡子走到“正协”地方(即现在的甘孜)一个叫“得”的村寨,那里有一口水井,白骡子停了下来。于是霍尔色王行人就在“得”兴建了一座塑有忽必烈的护法神“得贡布”的经堂。后来有人认为这座寺院是用北京皇帝库款所建,所以 “汉人寺”。在修建寺庙时,霍尔色王和拖坝地区的一个姑娘相好,生了个一个男孩,取名为霍尔朗杰。由于霍尔朗杰有勇有谋,他征服了很多小部落。当传到他的第六代朗卡坚赞时,其家族统治范围已扩大到西至甘孜扎科,东到炉霍、道孚的大片地区。朗卡坚赞娶了三房妻子,各生有两个儿子,而孔萨家族就是另建新家的老三的后代。 “孔”是房子,“萨”是新的,合起来就是新房的意思。除了上述所说的也有说,明、清之交,青海和硕特蒙古首领固实汗征服康藏,封其王子7人于自治州北部的甘孜等地,称霍尔七部,到清末只遗存五部。又据《打箭炉厅志》记载:“霍尔孔萨安抚司牧甘孜东界,始祖为苏尔特。

她曾是中国领导下最早的建立带有民族自治色彩的红色政权——博巴政府——最年轻的副主席,又是“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行辕”戴季陶与大军阀、西康省省长刘文辉先后认领的“干女儿”;她对自主婚姻的追求引发了中国近代史上一次少有的“事变”;为了爱情,她曾长期有家难回、颠沛流离;德钦旺姆这位女土司短暂的一生,经历了重大的变故她与长征时路过藏族地区的中国工农红军和解放后进军西藏的人民,有过密切联系,1936年曾担任苏维埃博巴政府副主席,为支援红军过雪山草地做出了重要贡献。川北根据地创始人、红四方面军33军军长王维舟的指挥部就设在孔萨土司的官寨,孔萨官寨后来又成为苏维埃博巴政府所在地。以上所述都不同程度地说明了女土司德钦旺姆当时在各地方势力角逐中的重要位置。

博巴政府成立不久,红二、六军团也到达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合,这便是长征过程中著名的“甘孜会师”。会师大会之后,红军准备过草地,从各方面积极做准备博巴政府是在红军帮助下建立的藏族人民自己当家做主的政府,没有红军,便没有博巴政府。支援和帮助红军,就自然成为博巴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各级博巴政府在成立后,都把支援和帮助红军作为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他们把自己全部的财物奉献出来,干方百计地支援红军。会师后的红军有六七万人,博巴政府为每位战士准备了不少于15斤的粮食和物资。德钦旺姆和她的同伴们一起,将红军伤病员们转移到远离交通要道的牧区,那里地广人稀,山高水深,雪山纵横,草原辽阔,交通不便,兵力有限,补给线长不可能进行全面清剿和。就这样红军的伤病员和积极分子们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孔萨土司积极发展当地经济自古藏区人们主要以互通有无、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交换,这就是最简单的经济形式,其中由于气候和饮食的关系,藏族百姓对茶盐的需求很大,甘孜县以及周边藏区的茶和盐皆依赖于其他地方。甘孜县处于“唯野番地来盐甚多,与青稞对换,南北路各县,咸仰给焉”的经济地位,以后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当地因拥有得天独厚地理位置,成为了整个康巴北部地区的货物流通口岸。所以,甘孜县的商贾民先去康定运回从内地运来的茶叶、布匹等货物,再转手运至其它藏区出售;同时又从运回大批英印货物再转销内地。如此,甘孜县成为了当时最为重要的商品集散枢纽,转口贸易相当频繁,成为了康巴北部地区中经济较发达的地方,而统辖此地的孔萨土司深知重视经济有益于自己更好地行使职权,所以积极建立各种经济组织,让所领之地兴旺发达成为了历任孔萨土司治理辖境的又一重要内容。“甘孜为关外北道之中心,自县治东逾罗锅梁子,经炉霍、道孚到打箭炉,西渡雅砻江经白利、林葱、绒坝岔入德格,经昌都入藏,为近世入藏往来孔道。

20世纪30年代,一位年轻英俊的护卫长出现在西康省甘孜县城上。当时,年仅20岁的孔萨女土司对他一见钟情。为了追求爱情,女土司不惜得罪当时的西康王刘文辉。两位年轻人的恋爱,改变了甘孜的历史。1938年春,他的名字还是益西多吉,刚满21岁,年纪虽轻,却已是九世班禅行辕侍卫队少校队长,护送班禅灵柩前往甘孜。

国难当头,内外交困。德钦旺姆的人生传奇即在此时拉开帷幕,她深深爱上了九世班禅的卫队长——年轻、英俊而又有正义感和爱国热忱的孔萨益多。从此,两个人的命运便紧紧绑在一起,风雨同舟,相濡以沫,历经无数艰辛,终于盼来了新中国的诞生。然而,就在两人准备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时,德钦旺姆一病不起,终而去世。嗣后,孔萨益多再未婚配。他把对德钦的爱深埋在心底,忘我地投入祖国的建设事业。他们的爱情,恰如高原雪莲花般圣洁。

自由婚姻是一个历史范畴,它有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在藏区,婚姻的缔结都是由父母包办,当事人只能顺从。尤其对名门望族来说,结婚是一种政治的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但在这样的背景下,孔萨女土司通过的不懈的努力实现了婚姻的自由,为甘孜女性婚姻的自由作出了表率,给予了女性追求自由婚姻的勇气。

德钦旺姆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一一康巴地区甘孜县孔萨家族最后一个女土司。而她活动的主要时段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大动荡时期一一民国时期,是时国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而末代女土司德钦旺姆为甘孜县的发展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德钦旺姆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那个年代孔萨益多与德钦旺姆的爱情故事,是一个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3] 政协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甘孜州文史资料(藏文)[Z].2005.

作者简介:麦朵拥措(1999—),女,藏族,四川甘孜人,本科,研究方向:人文社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